[专访]张立文:今天我们更需要国学! 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 孔子在线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孔院动态 >> 媒体报道 >> 正文
  站内搜索 
 
孔院新闻
媒体报道
 
 
热点文章
·北京人民广播电台:全球祭孔给我们带来
·科学时报:孔子文化月:传统文化的传和
·儒学思想与和谐社会——国际儒学论坛&
·光明日报:弘扬优秀传统 培育民族精神
·新华网上海频道:南北国学学者谈新时期
·人大新闻:中国人民大学举行“礼乐文明
·联合早报:填补价值真空靠儒学?
·国际儒学论坛2005:儒学与亚洲人文
·中广网:儒家思想在世界的传播与发展研
·[专访]张立文:今天我们更需要国学!
 
 
 
[专访]张立文:今天我们更需要国学! 
 
来源:孔子在线    作者:孔门闲人    时间:2006-3-19    点击:4454

www.XINHUANET.com  2005年07月29日 10:48:30  来源:半月谈

“国学”,顾名思义指中国传统学术文化,它曾经被供奉于历史的神坛之上,也曾遭遇百年的“妖魔化”挫折。它究竟是五千年文明史留给我们的丰厚馈赠,还是一个弃之惟恐不及的沉重包袱?有关它的内涵和评价,近代以来是众说纷纭,论争不休;有关它在当代中国的普及、试验,却也是不绝如缕,屡败屡战。对上世纪80年代掀起的“国学热”,人们至今记忆犹新,而北京大学等校培养“国学大师”试验的短暂失败,更令人陷入对国学命运的沉思。最近,中国人民大学毅然重新树起国学的大旗,宣布今年9月建立国学院和国学研究院,并将在本校大一新生中选拔首届国学班学生。国学,这个我们至今无法穷尽和把握的庞大存在,又一次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。

文/周婷

《国学概论》 钱穆著 商务印书馆出版

  面对西方强势文化冲击,我们需要国学

    记者:关于国学的定义有众多分歧,您能不能说一说您所理解的国学?

    张立文:尽管从古以来,特别是近代以来,人们对国学的理解不同,但基本上来讲,国学是中华民族已有或固有的传统学术和文化的总和。

    记者:目前国学研究和普及的现状如何?

    张立文:因为过去国学没有成为一门学科,而是分科的,所以国学的普及状况不是很理想。不过近几年,国学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。前几年,有些地方开展儿童诵经活动,参加读经活动的大概有900万人,今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读经活动,来接受中国文化教育。

    记者:在全球化和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,国学的研究和普及是否存在与时俱进的必要?

    张立文:一个民族必然有自己的文化,全球化应该是一个百花齐放,多元的过程,各个国家、民族的文化都应该放出它的异彩。在这个背景下,中国文化在当代更需要进行新的创造。

    中国五千年灿烂的文化积累实际上也是一个不断与时俱进、吸收外部资源以进行自我创新的过程。但近代以来,由于人们崇拜西方,以西方的真理为真理,以西方的科学为科学,造成中国的年轻人、企业领导等对自己国家的传统文化所知甚少,片面追求西方文化,出现了很多丢面子的事。在全球化的环境中,如果我们不以学习国学为契机发扬中华民族文化,很可能100年以后自己的文化会消失,会被西方文化所替代。特别是面对英语世界,面对西方的强势文化的冲击,我们已经是弱势文化,居于弱势的我们如果不了解、发扬自己的民族文化,那就很危险了。

    弘扬爱国主义,我们需要国学

    记者:21世纪的中国人在多大程度上需要国学?

    张立文:我倒是有这样一个看法:一个不了解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学者不是一个合格的学者,不管他是研究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;同理,一个不了解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领导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。对于国学来说,每个人都要了解,这也是与培养爱国主义分不开的,如果只知道西方文化而不知道中国文化,当然不会爱国。所以只有对自己文化传统了解的越深刻,才会对自己的祖国越有亲近感,而不是疏离感,从这个意义上讲,每个人都应该了解一点自己民族的文化和学术。

    记者:对于目前中国社会信仰的缺失和精神的荒芜,国学能否承担起拯救的使命?

    张立文:在年纪大的人中,很多人尽管文化不多,但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,受父辈的影响,所以他们自己的文化性格在根底上还是中国的,遵守忠、孝、仁、义,知廉耻,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受西方文化冲击,人情比较淡薄,道德失落,信仰迷失,所以要对他们进行传统文化的教育。

    我们要让中国的下一代、下下一代继承先辈艰苦创业的精神,保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,不要到他们手里由于不懂中国传统道德,不遵守中国传统文化规则而使国家走向没落,所以讲国学,不仅是当前的需要,也是今后几代人、几十代人道德传承、中华民族文脉传承以及中华民族不断持续发展的需要。

从金庸支持复兴国学谈起

“国学热”下的另一种声音
“国学修养调查”不敢恭维
[专访]冯其庸:国学院应该重金请名师

:::进入读书频道:::

    培养人才,沟通世界,我们更需要国学

    记者:在大学里开设国学院有何现实意义?

    张立文:国学院将培养国学方面有知识的人才,包括专家和学者,还有很多人会去做国学的普及工作,比如说有人会做儿童读经教育的培养,有人会担任青少年读经的教学任务,因为现在还没有专门人才从事国学的教学培养工作,所以这些专门人才也将从国学班产生,通过他们的努力来使国学得到普及。

    随着中国的发展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不断兴旺,各国对中国的了解更加迫切,所以就需要很多人担任这方面的教育工作和新闻报道工作,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也应该了解中国的管理学,如《孙子兵法》与管理,儒家文化与企业制度,老子《道德经》与企业文化,企业领导人也应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这套模式,简而言之,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都需要国学人才。

    记者:大学国学院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?

    张立文:我们要培养学生对中国五千年文明有更深刻的了解,对中国传统文化思维方式、伦理道德、审美情趣有系统的了解,希望国学班出来的学生是德才兼备的,是为人与为学相统一的,知行统一、言行一致的人。

    记者:您如何看待21世纪国学的命运?

    张立文:21世纪是一个多元的世纪,经济全球化、政治多极化、文化多元化,我们反对以西方的强势文化为中心来统摄其他文化,文化应该是多元的而不是单一的。如果只有一种文化,世界将走向枯燥和衰亡。

    我们应该提倡“全球文化的民族化,民族文化的全球化”,中国五千年的传统学术文化应该在全球文化当中有自己的地位,应该在世界多极文化中贡献自己的力量。为此,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责任感、使命感,努力把中国的国学发扬光大。我相信,国学的前途依然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