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国轩:视野、规模、时代与独创——简评《和合学》 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 孔子在线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学术成果 >> 学术评论 >> 正文
  站内搜索 
 
学术论文
学术评论
著作介绍
 
 
热点文章
·向世陵教授在张立文先生七十寿诞座谈会
·魏义霞:和合学与中国哲学
·张至昊:心意自得任逍遥———评《虚静
·王国轩:视野、规模、时代与独创——简
·彭永捷:“天下主义”的价值观
·方国根:筚路蓝缕,填补空白——读《中
·“哲学丛林”语境下的的文化中心论
 
 
 
王国轩:视野、规模、时代与独创——简评《和合学》 
 
来源:孔子在线    作者:孔子在线    时间:2006-11-28    点击:4470

    张立文教授的《和合学》是面对21世纪的文化战略构想,是比较完整的思想体系,有很广阔的视野,有比较大的规模,有强烈的时代感,有学术上的独创性,是目前我国学术界难得之作,其意义和影响已逐步显现。

    一部文化战略学应该有广阔的视野,它既不能只有马列主义一个窗口,也不能食古不化,更不能唯西方马首是瞻,它必须是一种普遍性关注:关注自然、人类、各种文明。关注心灵、家庭、社群、族类、社稷、天下。让文化的雨露,滋润日月所照的各个角落。正如《中庸》所言“天地之道,博也,厚也,高也,明也,悠也,久也”,“其无穷也,日月星辰系焉,万物覆焉”,“其广厚,载华岳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泄,万物载焉”。这是中华文明的视野,和合学继承了这个传统,具有很大视野,有出色的战略眼光。

    一部文化战略学,还必须具有一定的学术规模,有系统的学术思想,有整体的内在联系,不应是具体事物的堆砌,也不能没有学术灵魂,既要有现时性,又要有预见性,并有实施的具体办法。如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,就是一部经受了历史考验的军事战略学经典之作。我国历史上的《大学》,也可以看作是一部具有规模和节次的文化战略学,它有纲领,有节目,有系统,有关联,有可操作性。从唐代韩愈表彰《大学》开始,到朱熹集大成,到悬为科举考试令甲,不仅倍受众多士子瞩目,也是从政者的必读书,直到近代都倍受重视,孙中山先生称《大学》为“宝贝”,都是看中它的学术规模和节次。但我们今天研究文化战略学,其规模已不同以往,不能局限本土,而是要从宇宙自然,身心家国,天下世界整体考虑。和合学就具备这项品质,这是前人所不能相比拟的。

    一部文化战略学,还必须有强烈的时代感,要从世界角度看我们时代的问题。不能回避差异,冲突,矛盾,苦难,也不能歌舞升平,而无忧患。还必须走出从概念到概念的经院式的学术研究,还要从书斋、课堂、会议走向民间。和合学整个目光都是从人类冲突、问题出发,试图化解、消融这些冲突和苦难,充分展现出博大的仁者之怀。和合学不是闭门造车,是以开放心胸看待世界,是指出人类走出困境的一种探索。

   一部文化战略学,还必须有自己的独创性,不能人云亦云,东施效颦,千口一词,千人一面。我国历史上思想家灿若群星,学派云聚,思潮迭演,看世界学术,也何尝不是如此。为何我们今天却门庭泠落,不能创立独立学派?为何一见有自己的概念、命题、结构的著作问世就冷面相对,视为旁门左道,异端邪说?诚然从政者可选择自己执政思想,但执政思想不能代替学术思想。学者可以有自己的不同的学术主张,也可以对独创性体系进行批评,但不能像文革那样实行肉体摧残,也不应有今天网上肆行的“语言暴力”。所以我对独创的思想体系完全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,尽管我不一定信服某些体系。和合学是一种理论创新,也许是我们当代思想界从民间涌出的独立思想体系,这是一件有突破性意义的大事。我和我的夫人王秀梅和立文教授相知已久,刚巧我们出版了《诗经精粹解读》、《诗经注译》两本书,在《和合学》修订出版之际,我们想用《诗经·小雅·鹤鸣》中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野”两句话表示祝贺,我相信有深邃的湖沼为依托,鹤鸣的声音会传于久远。

    当然一部具有独创性的思想巨著还需要不断完善,恩格斯在一篇序言中曾讲到《资本论》手稿的种种问题,说明影响世界的巨著也有不完善的地方。著名的《四书集注》也经过千锤百炼。和合学在用语、体系、结构等方面一定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,有些还要斟酌,如“融突”过程中,如何确立斗争性的位置,冲突中需不需确立主导方面,创新的内外条件,旧体在新体中的存在形式等等,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探讨。

   今天,我们提出了构筑和谐社会和和谐世界的中华文明战略构想,这一思想无疑有历史的丰厚底蕴和现实回响,我相信,“和合学”可以为这个理论提供很多助力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